甘蒙高性连环杀人嫌犯素描 两次高考落榜沉默内向

责任编辑:pengmin
日期:2016-08-29

兰州市榆中县青城镇城河村的村民最近一次见到高承勇,是十几天前。当时,他开着一辆面包车回到了村子。

十几天后的8月27日,公安部刑侦局通报,甘蒙“8·05”系列强奸杀人残害女性案成功告破。1988年至2002年,甘肃省白银市白银区、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昆都仑区先后发生多起强奸残害女性的系列杀人案件,首案距今已有28年。

此前一天,8月26日,高承勇在白银工业学校内的小卖部被抓获。警方初步审讯,高承勇对其在1988年5月至2002年2月间实施强奸杀人作案11起、杀死11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这起被广泛关注的悬案终于以高承勇的落网震动全国。多年来,网民反复推论的疑犯形象是:变态、仇视女性、性格内向、不善交际、孤僻。

几十年来,高承勇一直在外面“打工”,很少在村子里露面。他留给老家人的印象是:孝顺。在同学邻居眼里,他沉默内向,却有一个和他性格不太相符的爱好:跳舞。在他被抓获的小卖店附近的理发店老板眼里,他显得“文文静静的,像个学校的老师”。

28年前,甘蒙“8·05”系列强奸杀人残害女性案第一宗凶杀案发生时,高承勇24岁。那年,他的第一个孩子出生。

白银市工业学校位于城乡接合部,人较少。

两个便衣把高承勇架走

一年多前,高承勇来到了白银一所封闭式管理的中专学校——白银工业学校,和妻子共同打理校内的小卖部,深居简出。

这所学校位于白银北部,靠近北环路,已是城乡接合部,一条环城公路正在学校门前修建。据学校官网介绍,学校创建于1986年,占地七十多亩。高承勇夫妻经营的小卖部位于学校最东边,靠近学校围墙,旁边是学校食堂。

8月26日上午十点左右,白银警方造访了白银工业学校。学校门口的一名保安回忆,警车停在门口后,下来人问他:学校内部是不是有个商店?

保安告诉警察,学校东边有一个商店。警察进去了。约半个小时后,校内一名施工人员看到,两个身着便衣的人架着高承勇离开,“还以为他得了什么病。”

白银工业学校的一名值班教师称,大概一年多前,高承勇来到其妻子在学校经营的商店,这家店铺大概三四年前由其妻子接手承包,二人日常生活在校内,主要卖一些学生的日常用品。

8月28日上午八点多,记者看到,两辆车、四五个男女在商店门前,一辆货车上面装着打包的被褥和一些日用品。见到有人到来,几人很警惕地进入商店内,闭门不出。几分钟后,几人迅速坐车离开。

高承勇在老家甘肃榆中县青城镇城河村的房子。

“文文静静的,还以为是学校的老师”

在学校附近一家理发店老板印象中,高承勇个高,超过一米七五,脸黑,微胖,背微驼,面相看起来很老实。

高曾经到过店里来理发,话很少,穿着普通,“还是我问他怎么理,他说你随便理一下,人文文静静的,还以为是学校的老师”,“他还来到店里换过零钱,感觉很奇怪,换钱的时候人紧紧张张、哆哆嗦嗦的。”

“这所学校是封闭式管理的,学生周末的时候会来店里理发,近年来中专生不好就业,学校生源少,隔壁的餐馆老板已经关门在附近修路了,周围除了施工工人,很少有人来。”上述理发店老板称。

由于学校内部不允许卖烟,高承勇会到学校外面的一家商店买烟,“每次拿五块五一包的白沙”,商店老板称,高从未提起过他之前做什么的,他话不多。

相邻一家废品收购店老板说,高承勇会不时拿一些废旧纸箱子来卖,也就卖个几块钱,“不爱说话”。

8月28日上午八九点,陆陆续续有附近的居民和原白银公司的职工骑着自行车或者电动车来到位于白银北环路旁的白银工业学校,他们好奇地想来看看,但被学校拒之门外。

高和妻子就生活在学校内,透过小卖店窗子能看到生活用品。

常年在外打工,在村民眼里很孝顺

出白银市沿甘肃324省道向南行进,车过黄河后进入兰州市榆中县境内,再沿一条乡道向西行进十多分钟,即到青城镇。

这是一座地处黄河滩地的古镇,近年来也搞起了古镇旅游开发。高耸的牌坊上书“仁义之乡”。它距离白银市仅四十分钟车程,也即高承勇的家乡。 

高承勇老家城河村紧挨古镇,村里不少人在古镇街道上经营旅游产业,诸如农家乐、特产店等。高承勇“出事”后,村民们都感到很震惊。但不知是出于对外人的抵触,还是对常年在外的高承勇的生疏,不少人面对记者的提问,回答起来总是犹犹豫豫。许多时候,他们同样充满疑惑地向记者打听案件的细节。

离开古镇主街,在一条逼仄的巷子里三转两绕,就到了高承勇家。高家门前的一条巷道仅能容两人并排通过,巷道尽头的高家大门紧锁。从邻居家爬墙望进去,高家院子比较狭小:一方三四平米的菜地和两棵枣树,看上去是许久无人打理;四间土坯房屋也有些年头,窗棂门框都是木制的老样式;可能是为了防止漏水,屋顶上用砖块压着一张塑料布。

高承勇的一位堂哥告诉澎湃新闻,高承勇父母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先后去世,高父去世前瘫痪了好几年,高承勇在床前端屎端尿地伺候,很是孝顺。一位邻居证实了高承勇的孝顺:“尕娃子小时候可乖了,给他父亲擦屎擦尿,孝顺得不得了。”

高家八个孩子,五女三男,高承勇是最小的一个,有一个哥哥小时候掉进河里遇难了。婚后,高承勇就外出打工了,平常很少回村子里。

“他出去后和其他村民好像没有什么人情门户,但跟本家亲戚还有些来往,有事情能叫来。” 高承勇的一位堂哥说,“他在外面几十年,做什么事情我们都不清楚。”

与高承勇家临近的一位村民刘芳云(化名),向澎湃新闻大致梳理了她所知道的高的经历:高承勇的父母先后过世,他婚后就常年外出打工,起初他的妻子在家带孩子,其间高还回家种了两三年地。后来,高家孩子去白银上中学,高妻便又去白银陪读做饭,而高则又去了包头打工。

刘芳云说:“他还叫我老公和他去包头打工,说是一天一百块钱,但我丈夫没有去。但时间太久了,不记得他当时叫我老公去干什么活。”

但在刘芳云看来,高承勇是很冷漠的一个人。

媒体记者实地探访高承勇老家,但被紧锁的大门挡在外面。

沉默的男同学,两次高考落榜

青城镇城河村的村民最近一次见高承勇,是十几天前。他开着一辆面包车回到了村子。

那天,见到高承勇的还有他高中复读时的同班同学徐惠(化名),“我在店门口坐着,他带着一帮子人从我面前过去,但我们没打招呼。”徐惠向澎湃新闻介绍,高承勇是1984届的高中生,“他比我高一级,但没考上大学,就复读了一年。复读的时候和我一个班,但最后还是落榜了。”

据徐惠介绍,高承勇当时比较沉默,话不多。她记忆里最深刻的是,“放学的时候,他总拿土疙瘩砸我们女生。”去年同学聚会,她又和高承勇坐在一张饭桌上,“他还是不怎么说话,但偶尔说一两句,我还觉得他挺深刻的。”不过,徐惠并没有讲高承勇说了什么“深刻的”话语。

8月28日,在和澎湃新闻聊及高承勇时,他的小学兼初中同学李洁敏(化名),仍对高的事情震惊不已,“昨天新闻一出来,我们同学都在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作为他的女同学,我们既震惊又后怕,至今不敢相信那些案子是他做的。”

李洁敏在2014年同学聚会时,见到过高承勇。高一如既往地不多言,“只有和聊得来的人,他的话才会多些。”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一度传闻凶案频发的时期,李洁敏和当地许多女性一样,都感到没有安全感,“我要回老家,我老公都不让,怕不安全,因为当时要在白银倒车。”

抱着别人的女朋友跳舞,被扎过几刀

在同学邻居眼里,沉默内向的高承勇,却有一个和他性格不太相符的爱好:跳舞。刘芳云、李洁敏均证实了这点。

刘芳云称,十多年前有一阵子,高承勇在家种地,隔壁的新民村有人开办了一个舞厅,高承勇和他老婆还经常去玩。而李洁敏则表示,高承勇不仅在老家跳舞,在白银的时候也喜欢跳舞,“现在想想,他去跳舞可能是有其他目的的。”

舞是交谊舞,高承勇夫妻都喜欢。但因为跳舞,高承勇还被人扎了几刀。刘芳云则称,高承勇去新民村的舞厅跳舞的时候,腰里也经常别把刀子。为此,刘芳云还问过高妻,但高妻似乎不以为意。

高被刀扎那天,高承勇的堂嫂王清(化名)在场,她向澎湃新闻回忆:“舞厅离我们村十分钟路程,门票好像是一块钱一张。双人舞嘛,都是一男一女抱在一起跳,他(高承勇)好像是抱着别人的女朋友跳,人家不愿意了,就打他,扎了他几刀,血流得呼呼的。”

王清说,高承勇大概是1986年或者1987年结婚,1988年的时候有了第一个儿子。

而据此前警方通报,高承勇所涉的第一起凶案,也是在1988年。当年5月26日下午,白银公司23岁的女工白某被害于白银区永丰街家中。警方勘验发现,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衣被推至双乳之上,下身赤裸,上身共有刀伤26处”。

据王清介绍,在之后的1990年前后,高家又添一子。高家二子从小好学,成绩都很优秀,并最终双双考上大学,现在均已毕业工作。前述高承勇的邻居、同学,均证实了这一说法。

王清等高承勇的堂亲还向澎湃新闻透露,在26日,城河村高氏家族中,与高承勇未出五服的中年男性,很多人被叫到派出所按指纹、验血。

当天,高承勇在白银落网,此时距他所涉第一起凶案已有28年之久。

而高承勇的妻子直至27日,在看到新闻后才知道丈夫所犯何事。王清说:“她娘家人打来电话说,高承勇的老婆哭得死去活来,说她自己也不想活了,要自杀。”

阅读: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姓名: 字数

0条评论,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