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稿】来自理学院青年教师成长的“实验报告”

责任编辑:水瓶离夏
日期:2013-06-18
(记者 王凡华) “今天的高校青年教师,当他们经过20多年的苦读‘修成正果’拿到学位,又在与同龄人竞争中获胜,争取到一个大学教职时,他们中很多人却发现自己面临比原来更大的压力:外部的、内部的,同龄人的、隔代人的,学生的、老教师的。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科研经费、职称晋升、学术成果、教学评估、结婚生子、兼职收入,这些本身并没有关系的词语,在目前的高等教育制度下发生了复杂的因果联系。”在一份名为《中国高校青年教师调查报告》中,这样描述 “70后”、“80后”高校青年教师们的生存现状。 近年来,我国高等院校青年教师数量和比例不断增加,据教育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底,我国高校40岁以下的青年教师人数已超过86万,占全国高校专职教师总数的63.3%。同样的情况,在西北工业大学也大致如此。然而事实上,身处于象牙塔内的高校青年教师却面临着人们不了解的困惑和艰辛。 随着近年来学校快速发展,青年教师队伍不断壮大,已经成为学校教学科研工作的骨干群体,如何提高他们的工作能力,已经成为学校重点关注的话题。怎么让他们“站稳讲台”,又能顺利开展研究,理学院积极探索并实施了“青年研究室”方案。经过3年的历练,或许可以为我们带来一些青年教师成长成材的思考和借鉴。 走在路上的理学院副教授张富利,身材瘦削,略显疲惫,脚步却格外轻快。5月24日,他收到通知,自己申报的2013年度学校“新人新方向”的项目已经通过。“这是我们青年研究室取得的最新成果了,呵呵……”马上就要“晋级”做父亲的他,同样对这个项目倾注了极大的心血。 跟随着张富利的脚步,我们将时光调回到2010年,几位多少还带着点茫然的年轻人,同样在以一种莫名的激动,迎接着“青年研究室”的成立。 探索的计划:“独立组织”首先要有归属感 这是个从成员到组织都非常年轻的学术研究单元。臧渡洋:1979年生,2009年获法国巴黎十一大博士学位,主要从事软物质纳米流体的制备和性能研究;段利兵:1981年生,2009年获中科院物理所博士学位,主要从事氧化物薄膜及纳米颗粒功能材料的结构与磁、光、电性能研究;白晓军:1981年生,2009年获南京大学博士学位,主要从事铁磁纳米颗粒、颗粒膜以及纳米多层膜的交换偏置效应和输运性质研究;张富利:1982年生,2009年获法国里尔科技大学博士,主要从事微纳光学、表面等离子调控、电磁感应透明等研究。 2009年的那个夏天,对于这4位年轻人来说,具有一些特殊的意义。刚刚完成了从学生到教师的角色转换,初到西工大理学院报到的他们,带着对未来的憧憬,还夹杂着一点稚嫩。 同样面临“三十而立”的他们,到底要“立什么”?这是摆在他们面前的现实问题。 可让他们颇感不适的是,刚到学院却发现:由于学科背景和研究方向的差异,他们没办法直接加入到已有的学科团队当中。 学院和应用物理系的学术前辈和领导敏锐地发现了这个问题,于是,经过研究,决定成立青年研究室,让这些年轻人组建不“依附”于某个学术带头人的“独立机构”。回忆起那段成立青年研究室的经过,理学院院长张卫红表示,正是着眼于青年教师多元知识背景和成长模式的深度思考,旨在为新入职但未加盟团队的青年人提供研究场所,学院着手建立了青年教师初期科研方向的培育和凝练的孵化平台。 “青年研究室就是要鼓励青年教师大胆创新、积极融合,开展多学科交叉研究,培育新的学科增长点和学术带头人。”张卫红说。 而对于段利兵和白晓军来说,青年研究室更是多了一份温馨的感觉。“对于我来说,西工大的校园里,我曾经最熟悉的就是学院配发的办公桌和电脑了吧。”2009年的段利兵和白晓军,刚刚从中科院物理所和南京大学来到西工大理学院。在这个城市里,他们自诩是“外来务工人员”,人生地不熟,“除了在教室上课,不知道该去哪里。青年研究室的成立,让我们至少有了块能开展研究工作的地方。那种家一般的归属感,其他人真的很难想象。”每次谈起那段故事,这两个“大男孩”总是有些感动。 “青年研究室的成立对于我们来说,当时首先解决了我们迫切需要的研究场所、团队归属等问题。但是未来研究室怎么发展,其实我们也一直都在探索。”张富利说。

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