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大学教授家中藏书超万册 书房没有地方可站脚

责任编辑:wahw2013
日期:2014-12-23

王春泉教授夫人:我们平时只去两个地方,一是书店,二是菜场。  

  自古书房若闺房,不足为外人道。从某种意义而言,你是什么样的人,信仰什么又热衷什么,半个灵魂都泄露在你的书架上。

 

  对于王春泉夫妇而言,生活的三分之一在看书,三分之一在买书,另外三分之一在写书,而他们的收入,三分之一都用于买书。书,堆积在家中,过道、走廊、阳台,密密麻麻,有上万册之多,颇为壮观。

  昨天14时,王春泉正埋在书房找一本书。书太多,找起来困难。妻子李晓洁拿来手电筒帮忙,“手电筒已经用坏好几个了,他每次找书,我都笑称是‘挖矿’,必须一本本地搬开,像是寻宝一样。”

  总算是找到了,是哲学家卡尔·波普尔的《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作为西北大学新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王春泉主要从事传播学和广告学研究,这本书,备受他的推崇。

  这是单位的家属楼,136平米。客厅没有电视,米黄色皮革沙发旁摆的全是书,在地上摊开,一本本垒起,一米多高。

  三米长的走廊被书挤满,显得局促。随后到达书房——12平米的房间,连个站脚的地方都没有。

  1981年,王春泉考取西北大学。买的第一本书,是柏拉图的《文艺对话录》。“当时每月助学金19.5元,伙食费要花掉17.4元,剩下的买一盒牙膏后,全部都买书。”王春泉用“半饥饿状态”形容当时的生活,“那个年代阅读是全社会的风气,是全民阅读运动。”

  1985年,王春泉毕业后留校任教,四年后认识了从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后,分配到西北大学新闻系工作的李晓洁。

  相比丈夫,从事视觉传播研究的李晓洁教授,对读书有更高的追求。她戴眼镜,温和而谦逊,“我们结婚20多年来,不旅游,不逛商场,不迎来送往,只去两个地方,一是书店,二是菜场。”

  一次,李晓洁的研究生问她,您的日常生活是怎么样的?李晓洁回答,“除了吃饭、睡觉、洗澡和上厕所,其余都用来读书。”

  在学生眼里,两位老师淡泊名利,专注学术,堪称师表,被称为西北大学的“钱钟书夫妇”。一位毕业生说,“那会李老师上课说,春泉老师出去买菜,回来就买了一堆书。”另一位毕业生说,“当年地震后发信慰问,得到回答如下:‘无他,卫生间的书倒了’。”

阅读: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姓名: 字数

0条评论,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