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面试:10万赌10分钟,你试吗?

责任编辑:wahw2013
日期:2015-07-19


  “创业是赌”,对这话恐怕很少人会反对。Roy Law 用一次香港 — 硅谷的旅程,生动展现了“在香港的创业者”在创业路上的小心翼翼。创业维艰,进 YC 不易,创业成功更是难上加难。一起来看看他们是如何赌、又如何赢的。

  本文作者 Roy Law 是香港移动应用服务商 Apptask 和 YC 孵化的企业沟通应用“团信”的创始人及 CEO。

  去年 10 月底的一个夜晚,我收到 YC 的面试通知。意料之外,我们成为了3% 的幸运儿。顾不得那时是凌晨几点,我抄起电话通知 TeamNote 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几分钟的兴奋过后,我在电话里沉默了,然后问拍档:“我们要不要去硅谷?”

  YC 在邮件里明确写道,希望所有联合创始人都能参加面试。其实在申请的时候我们就考虑过这个问题,若能够进入面试,我们三人必定是共同进退。但是,当时 TeamNote 才正式上线半年多,如果决定去硅谷,就意味着三位联合创始人要把改 bug 的时间分配给面试准备。更现实的一点是,我们算过“三人行”的机票和食宿开销,虽然 YC 会提供小部分的补贴,但我们还是得在这趟旅程花费大约 10 万港币 。 用 10 万来换 10 分钟的面试, 我们要赌一把吗?

  误打误撞的申请之路

  和许多从成立之初就立志进入 YC 的同行不一样,在提交申请时,我们并没有刻意地准备,也没有抱任何希望。申请 YC 之前,TeamNote 的母公司 AppTask 获得了 Red Herring 100 Global 奖项,身为 CEO 的我要前往洛杉矶领奖。 既然要去美国, 我想让行程更丰富点:找机会和当地的投资者和创业家交流。恰好正值美国几家孵化器开放申请之时,我和两位拍档就决定同时申请了包括 YC 在内的三家孵化器, 希望借此与硅谷的大佬们切磋。

  YC 的申请表是出了名的繁冗,让你在填写的过程中随时有关掉浏览器的冲动。在填申请表前,我并没有看过攻略,只记住 Paul Graham 在早期的一篇专栏里说过:“要想在申请阶段脱颖而出,必须做到简洁明了。”申请表里不乏开放式的提问, 诸如“你觉得最近一两年,哪家创业公司或者产品会出现危机?问题出在哪里?”、“你创造了哪些很酷的东西?”…… 我就遇到了一个蛮有意思的问题:“你目前最大的成就是什么?”我没有在常青藤留学的背景, 相比其他刚从大学毕业的申请者,最值得夸耀的成就就是比他们多了一个“父亲”的身份。所以,我不假思索地在答案栏里填上:“我有一对儿女。”

  后来,我了解到不少申请者都会在这种问题上适当“炫技”,或是绞尽脑汁猜 YC 想要的答案。以我个人的经验来说,我觉得没必要过分从投资人的先进行一遍“自我审查”。毕竟“我的成就”是由我自己来定义,YC 想看到的是一个真诚的申请者,而不是为迎合和吸睛而刻意“创造”出来的一个人。

  决定赌一把,我们比其他人多赚了 10 分钟

  收到面试通知后,我最大的顾虑是,此前没有任何香港的初创企业通过正式甄选成功进入 YC,0.6% 的录取率,我们能做到吗?正当我犹豫之际,其中一位拍档对我说:“Roy,你喜欢踢足球,如果现在有机会让你带领一支球队出战世界杯,但明知出线机会渺茫,你还会去吗?同样道理,能够进入 YC 面试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无论结果如何,我们能够一起去硅谷和孵化器的鼻祖交流,已是值回票价。”是的,这和我创业的初衷一样,既然有机会冲出香港,没理由不去闯一闯。

  之后的日子,我们和其他申请者无异,每天都不断准备模拟问题, 三人轮流充当面试官,进行模拟面试。我们也看了不少 YC 校友写的攻略,知道之前有家公司为了吸引 YC 面试官的注意,创始人在面试时穿了件印着“I LOVE YC”的T-shirt。受他们的启发,我们在自己的T-shirt 上下了点功夫。当然,没有他们这么肉麻。

  面试在上午 11 点,我们准时进入房间,屋子里是 4 位比我们年轻的创业家--reddit 的两位联合创始人 Alexis Ohania 和 Kat Manalac ,Justin.TV 的创始人 Justin Kan 以及 Posterous 的联合创始人 Gary Tan。和我们之前看过的攻略相似,十分钟的面试比想象的要短,面试官轮番发问,偶尔会打断我们的回答。我知道,这是提醒我们要回答得更简练的信号。每到这个时候,我就尽量用一句话来回答每个问题,这样会显得对自己的产品足够熟悉并有信心。

  面试结束后,YC 的秘书告诉我们,下午 4 点还要再进行一轮面试,这似乎是之前没试过的。接到通知后,我们一点也没感到紧张反而表现得相当兴奋,我们比别人多赚了十分钟,多见一组面试官!第二轮面试我们见到了“教母”Jessica Livingston,Wufoo 的联合创始人 Kevin Hal 和 TalkBin 的创始人 Qasar Younis。Jessica 果真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面试时很沉默,更多的是在一旁观察。又一轮“旋风”面试后,我们都筋疲力竭,心想这“史无前例”的两轮面试经验已足够成为我们之后数月的谈资了,索性忘掉一切,纵情“买买买”。当晚 7 点,我接到 Justin 打来的恭喜电话。

  我们做到了,我们是那 0.6%,我对两位拍档说。

  YC 投资的是人,而不是 idea

  之后在 YC 培训的三个月里,我们经常听到 YC 的合伙人强调他们投资的是人, 也亲眼见证好几组同学在 Demo Day 展示的产品和他们原先的 idea 完全不一样。相对于初创公司的产品,YC 对创始人更感兴趣。Jessica 也曾在专栏里说过,他们希望“Work with good people”, 这个 “good”的定义不仅是“smart”(聪明的),更是“trustworthy”(可信的)。

  如果你也想申请 YC,在完善产品的同时,不妨也试着告诉他们你会是值得信任的伙伴。

阅读: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姓名: 字数

0条评论,查看全部评论>>